明星成综艺标配,明星真人秀真的有错吗?

如今,素人却几乎成了与真人秀甚至是综艺节目八字不合的一种元素,明星开始成为标配。无论是明星也好、素人也罢,归根到底他们都是真人秀中的人物。选角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同的节目有不同的诉求,但咖位绝对不能是最主要的因素,归根到底吸引观众的还是节目本身,而并不是单纯的明星元素。

 

似乎是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明星真人秀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开始“泛滥成灾”了,抱歉,“泛滥成灾”这个词用得可能不太妥当。

 

即使是对电视这个行业再淡漠的普通人,也能够隐约感受到明星真人秀在电视(依旧作为大众文化策源地)中的主流地位及其对社会生活的某些有意无意的影响。

 

记性差点的,甚至快要忘记其实就在两三年之前,素人才是中国电视中的绝对主角,他们或是通过电视娱乐所具备的强大的造星能力完成自身命运的转变(如“超女”式的选秀),或是在电视这一公共话语空间里将自己的家长里短、鸡毛蒜皮赤裸展示,满足电视机前观众的那点窥私与自我观照的欲望,身处转型期社会,谁还没一点让人掉泪的故事?

 

而如今,素人却几乎成了与真人秀甚至是综艺节目八字不合的一种元素,明星开始成为标配。是的,泛滥成灾,尽管听上去不太顺耳,但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生态特别是电视生态中,这一词汇也并不算陌生。

 

中国特色节目生长周期

从先行者在不确定中的尝试探索,到取得成功之后被广泛跟随复制,再到同质化现象达到峰值、某种类型或资源被迅速消耗,继而泛滥成灾、观众陷入审美疲劳、主导文化通过行政等多种手段进行干预,最后,陷入萧条。这就是中国电视娱乐节目发展变化的经典路径或者叫具有浓厚中国特色的生长周期,选秀节目、亲子节目、歌唱节目等等莫不如是。

 

近日,关于明星真人秀将被限制的传闻不绝于耳,真假姑且不论,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也预示着明星真人秀或许开始进入鼎盛之后的某种阶段,下行的担忧不断出现也极在情理之中。

 

平衡是任何正常健康的事物发展该有的状态,一旦平衡被打破,出现某种极致极端的倾向,必然会引发某些病变甚至是异化,明星真人秀在当下,在很多人看来就具备这样的风险。

 

有人说,明星真人秀正在迅速提高竞争门槛,三线及以下卫视的发展根基或被迅速摧毁,因为归根到底这是城里人玩儿的游戏,即使一两次豁出去式的豪赌,也只会让自己的境况更陷悲凉。有人说,这其实是资本市场、广告商、制作方、平台以及明星之间的一种密谋,节目最终的好与恶,与观众并没有多大关系。也有人说,在这场看似人人都能入场的游戏当中,真正的赢家或许只有拿了上涨到近乎让人错愕的片酬的明星们,热闹是热闹的,真正参与其中的却什么也没有留下。

 

明星真人秀真的有错吗?

在中国,很多问题都需要用辩证法来看待。

在正式开始探讨之前,需要厘清的一个问题,明星真人秀在当下为何如此受到追捧?

 

从内容形态本身来讲,当下流行的韩式明星真人秀(或者叫真实综艺秀)所具有的某些东方式的普适性和魅力值确实比较让人着迷。《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都是当中勘称现象级的代表,尽管一个节目能够受到欢迎往往是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不同的节目也有不同的建构叙事和看点的方式,但节目本身内在逻辑与外在表现上与观众普遍的某种需求达成深度契合与互动,才有可能被喜爱与追随。

 

无论是“爸爸”还是“歌手”或者是“跑男”,必然有某种带有普遍性的社会性内核深嵌其中,我们姑且依旧把它唤作价值观,价值观是一切深层次的心理互动与共鸣的基础,而心理互动与共鸣是一档成功节目在与观众交互时必须产生的化学反应。

 

价值观这个词在中国,因为频繁地被使用而变得不怎么被珍视,仿佛所有的人和事以及电视节目都标榜着自己的价值观。

但价值观从来都不能够也不应该是被直白标榜和呐喊出来的,它内化于制作人员和节目本身之中,有时甚至不能够轻易被察觉,价值观并不神秘、更不崇高,但却不能是混乱甚至是没有的。

 

《爸爸去哪儿》的打动人心正是因为其契合了这个有着儒家文化传统的转型期社会中父亲角色定位的社会心理需求,明星爸爸们在没有妈妈在场以及其他一些条件限制下作为一个普通的父亲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于观众来说,这既是好奇,更能产生观照与共鸣,毕竟“爸爸”这一角色与每一个都能够产生关联。

 

《我是歌手》为职业歌手们营造了一个本该拥有的、不乏神圣的歌唱舞台,在商业社会中已被异化为明星或者艺人的歌手们,在这里捍卫着自己的职业尊严,回归到歌手本身,更纯粹也更纯净,所以这里时常弥漫着感动、怀旧、励志甚至不乏一本正经,但所有的状态、情绪都真实自然,每一个普通人又何尝不渴望这样一个舞台呢?尽管他们中的很多并不是歌手。

 

对歌手这个职业的尊重,这是一种价值观,对这个职业本身的回归也是一种价值观,附着于其上的美妙歌声、不乏精彩的故事、连贯动人的情绪,大片化的制作流程,都是这些价值观统摄之下的产物,当然,以上种种,都必不可少。

 

《奔跑吧,兄弟》则是让观众跟随明星还原到最纯真的游戏状态,游戏是人类从原始社会遗传下来的一种本能需求,人在游戏当中尽管有策略有计谋,但往往都处于最纯真的状态,计谋策略手段都成为趣味的来源,而这种状态是现代人所缺少的。明星在游戏当中自然而然地还原到本真的状态,而这种真实是观众所乐于见到的。当然,对这种有趣味性的“真实”的呈现需要各种软硬件条件加以支持,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明星的平民化是明星真人秀的最主要的特征之一,明星在其中被还原为普通人,他们作为普通人的状态是观众所乐于见到的。说到底,窥私是任何真人秀吸引观众的法宝,窥私也是明星真人秀的一个逻辑起点,窥私并不全然是一个贬义词,也并不全然关乎隐私和秘密,而是对他们作为普通人的真实状态的一种窥探,这是观众收看这类节目的一个动力所在。

 

韩式真人秀所内嵌于其中的情感逻辑让生发于其中的故事更多了一条讨人喜欢的情感线索,因为真实、善良、美好而讨人喜欢,尽管真善美只是人类现实情感中的一种向度,但电视作为大众文化,造梦显然是讨巧策略,况且真善美的终极表现其实并不天然需要隔绝掉所谓的假丑恶。

 

正是这些内容形态上的普适性和吸引力,促成了先行者在条件具备之下获得成功,于是被跟随、复制在当下的生态环境中就成为一种必然的现象,中国电视的同质化现象是一个老生常态的话题,体制、市场等因素的改观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非理性同质化在当下看上还不能够轻易摆脱。

 

于是,平台竞争的需求、广告商的追捧、宣发上的便利性等等,历史与现实交织,一并成就了当下的景观。

 

明星真人秀作为一种节目类型,自然有其存在发展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最起码,它不应该成为一种被讨伐的对象。但耀眼的事物往往伴会招致盲目和误解,最终就有可能在主客观因素的牵引下走向失衡。

 

关于明星秀存在的两种主观误解:虐星与咖位

笔者显然并不是明星真人秀的声讨者,也理解当下的明星化浪潮背后一些非主观因素,但现实是,在当下,有关明星秀在创作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主观上的误解。

 

在坊间流传着一种论调:似乎虐星才是明星真人秀制造看点的路径所在,在一些节目中,明星确实堪称被“虐”,题材上天下地无所不能、游戏任务设计上加大剂量,好像只有如此才能值回票价。

 

在所谓“虐星”的过程中去激发看点,听上去是一种颇为合理的论调,但如果如果被过分信奉,则显然是一种误解。是对明星真人秀吸引观众本质内核的不理解或者在方式手段上的懒惰无能的一种表现。

 

真人秀的看点说到底还是来源于故事,连贯且引人入胜的叙事是核心,而在此过程中完成人物的塑造、情感的传达。

 

人物是真人秀节目完成叙事的主体,这也是选角为什么重要的原因。人物性格、形象的逐渐清晰、成长是好的真人秀的特质所在,而人物之间的关系、互动也是故事看点的重要来源之一,真人秀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力量是巨大的,因为它更真实,这也是很多真人秀节目中能够让一些明星路转粉的原因。

情感性是韩式明星真人秀的特征之一,是建构叙事的重要线索所在,叙事遵循的是情感逻辑,注重情感和情绪的起伏连贯。

与欧美真人秀相比,韩式明星秀往往是弱模式、淡规则,游戏和任务往往代替了规则的功能,规则为人物的行动限定了范围与路径,规则是真人秀区别于纪录片最本质的要素之一。

 

游戏任务在很多韩式真人秀中取代欧美真人秀的强规则,它们往往看上去更随意、更加因时因地,依靠编剧在每一集中去重新建构。

 

游戏任务也即规则,是真人秀的立身之本,是建构叙事的基础所在。从这个角度说来,通过加强游戏任务的力度和比重来获得看点确实有一定到底,这也是所谓虐星理论存在并扩大化的原因。

 

但事实上,游戏任务只是建构看点的方式而并不是看点本身。叙事依靠的是人物、故事、情节、情感,游戏任务能够帮助这些要素的激发,但并不是通过高强度和力度游戏任务,而是依靠于前期用心的情境设计、选角的搭配、大量的记录以及强大的后期剪辑来完成。单纯地虐星并不能代替其他元素的实现。如果对设计、选角、记录、剪辑不自信,那么自然会想到在任务游戏上加大计量,可以理解,但长期信奉,容易走火入魔。

 

对于明星咖位的追求同理,一些节目在选择明星的时候以单纯地咖位为目标,甚至有些不需要明星的节目也想方设法让明星加入。诚然,这有着商业上等多方面的原因在背后推动,但于节目本身来讲未必带来实质效果。

 

无论是明星也好、素人也罢,归根到底他们都是真人秀中的人物。选角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不同的节目有不同的诉求,但咖位绝对不能是最主要的因素,人物性格搭配、互动与关系的生发、参与的深度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合适度比知名度更重要。因为归根到底吸引观众的还是节目本身,而并不是单纯的明星元素。

 

事实上,韩国很多真人秀节目中并没有所谓大咖,他们或是是歌手、IDOL、喜剧演员,但极少见到一线明星,他们随着节目一起成长而受到观众的欢迎,节目好看并比必然与明星咖位成正比。当然,国情不一样,这事儿不好这么拿来比较。

真实是真人秀的核心,真实讨喜的人物、真实连贯的叙事、真实动人的情感,这些真实的激发既需要价值层面上的深度契合、也需要技术操作层面上的配合,而不是单纯虐星与咖位就能够解决的。

 

明星真人秀真的有错吗?错的当然不是节目类型本身,而是主客观多种因素作用下造就的某些误解与盲目,而这,是中国电视在当下的成长过程中的一种绕不开一种结果。

怎么说呢?且做且珍惜吧。(来源:节目一线 作者:罗大饼)